句子控app下载

♂? ,,

“不过是走了狗屎运,才侥幸真赢了这一次,还真的以为就是赌神了?”赵恒阴沉着脸,重重的哼了一声,一脸的恼火,“要是真的认为有两把刷子,那就和我玩两把,让我看看的真本事!”

“和我玩两把?”薛晨摆弄着一叠筹码,扫了赵恒一眼,“怎么,谁输了谁吃筹码?”

听到又提到吃筹码这件事,周围的玩家都发出一阵低笑声,赵恒更是脸一黑,两腮鼓动了一下,几乎要暴走。

“刚才的事已经过去了,现在就说敢不敢和我玩?”赵恒死死的盯视着薛晨。

薛晨随意的扫了赵恒一眼,浑不在意的问道:“既然想玩,那好吧,我就陪玩一玩,说说吧,怎么玩?”

见薛晨真的答应了,赵恒眯了下眼睛,手指在赌桌轻扣了几下,好似是在思考一样,过了十几秒钟后硕大:“这样好了,从下一局开始,我各用三万筹码进行下注,三局之后,谁的筹码多,谁赢!”

“无所谓,想玩,那就玩喽。”薛晨松了一下肩膀,看了一眼浑身绷紧的赵恒。

凌美月看了一眼赵恒,又看了眼薛晨,若有所思。

“既然玩两把,那肯定是要有点彩头,怎么样?”赵恒说到。

“说来听听。”薛晨依旧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也的确是无所谓,只要他不想输,就是电影里的赌神真的跳出来,他也不会输,所以见到赵恒竟然不吃教训,竟然还来挑衅他……

其他玩家也都一副喜闻乐见的样子,乐得看热闹。

清纯活泼萝莉诱惑家中自拍照

赵恒深吸了一口气,语气冷厉起来,“每人三万筹码,如果三把之后,我的筹码比多,我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立刻离开香江,不要再进入香江!”

“让我离开香江,并且永远都不准在踏入?”薛晨摸了一下下把,看了赵恒一眼,“那如果谁是输了呢?”

“说!”赵恒近抿着嘴巴,微微的扬着下把,他才不会相信自己会输,他早就看出来了,薛晨根本就是个菜鸟,完不会玩大转盘。

“让我想一想。”薛晨摸了摸下巴,想了一小会儿后,又抠了一下耳朵,不急不忙的开了口,“我很讨厌总有人在我耳边聒噪,尤其是,这样好了,如果输了,日后无论是在哪里,只要见到我,立刻就消失在我的视野里,不要让我在看到这个人。”

“好!”几乎没有一点的犹豫,赵恒当即就答应了下来,嘴角擒着冷笑,“就如说的,我赢了,离开香江,再也不要进入香江,我输了,以后只要有薛晨在的地方,就没有我赵恒的身影。”

“很好,就这么说定了。”薛晨满意的点点头。

这时,已经又有两三个玩家在这张赌桌上坐下,看到薛晨和赵恒两个人互赌,都饶有兴趣的低声议论起来。

“哥们,说这两个人谁会赢?”

“不好说,不过我更看好这个姓赵的,他之前表现的很专业,反倒是哪个小子,就是一位运气玩家。”

“说的有道理,约定只有三把,如果哪个小子还按照之前那么玩,想要再压中一个数字,概率太小了,完就是等着天上掉馅饼。”

虽然薛晨一次就赢下了三十六万的筹码,但是同一张桌上的玩家都更看好找更这位技术流的玩家,都不看好薛晨能赢。

两个人各从自己的筹码中拿出了三万的筹码,当一局结束后,赵恒立刻开始着手下注,压单双、压红黑、压区域,进行多线操作,尽最大的可能赢筹码,确保不会输。

而薛晨就比较随意了,拿出一枚一万的筹码,用两个手指夹住,直接一甩,筹码就划过了一个弧度,落在了押注区域,一万筹码在赌桌上滚动了两圈,最后十分精确的倒在了二十八号数字上。

“嘿,这小子有意思,竟然还压二十八号。”

“这样做可太不理智了,已经中了一次二十八号,走了大运了,竟然还压二十八号?”

“接连中二十八号的几率可是非常低的。”

赵恒正在心中飞快的运算,计算自己这一把下注的得失,将见到薛晨又压了二十八号,冷哼一声,嘴上没说什么,但都已经写在了脸上。

而凌美月在外国时也偶尔出入赌场,对各种玩法虽然算不得精通,但都很了解,在她看来,赵恒的做法才是正确的,将输钱的风险降到最低的同时,稳中去进,尽可能的去拿下一些筹码来,步步为营,这是很正确的玩法。

对于薛晨的做法,凌美月看不懂,她更看不懂薛晨,看起来有点漫不经心的样子,但是根据她的第六感,赵恒想要赢,不是那么容易的。

等到所有玩家都下了注,美女荷官微微一笑,转动轮盘,击打出白色的小球。

赵恒紧紧的盯着滚动的小白球,脸上有掩饰不住的紧张,而放在赌桌上握着筹码的手也攥的紧紧的,青筋都凸了起来。

“中,三十一号。”

当大轮盘停止转动,白球也最终稳稳的落在了三十一号数字上,赵恒用力的敲了一下赌桌,眼中闪出喜色来。

“先生,这是您赢得的筹码。”荷官给赵恒推去了一堆筹码。

赵恒也下了一万的筹码,赢回来的筹码足足有一万八的样子,正常来说,这已经是很好的成绩了,不仅说明赵恒的运气不错,也证明了赵恒的下注很有水平。

而薛晨,理所当然的一万筹码输掉了。

可是,有些事从一开始就已经是注定的,第二把,薛晨依然只是单凭自己的运气随便玩一玩,最终的结果是赵恒依旧稳中有胜的赢下了五千的筹码。

当到了第三把,当白球再一次的停在了二十八号,这张赌桌响起了一阵喧哗声。

“竟然真的又被他压中了!”

“简直邪了,这小子的运气也太好了吧?”

“我看,我们是不是也应该压一压二十八号……”

“怎么会这样?!”

赵恒看到薛晨竟然真的又中了二十八号,腾的一下站起身来,随即又慢慢的瘫坐回了椅子上,双目失神,浑身颤抖了起来。

凌美月也暗暗呀然,她都以为赵恒一定赢了,老天爷是不是太偏爱这个人了,竟然绝处逢生,又中了一次三十六倍。

美女荷官也十分惊疑的看了一眼薛晨,心中也感觉太奇怪了,她当了荷官也有三年时间了,可是还从没见过一个玩家只压一个数字,更不可思议的是,竟然还在短短的十几把中连续中了两次……

接过了美女荷官推过来的筹码,薛晨又扔过去了一枚五千的筹码,赢得了一声甜甜的感谢声,抬头看了一眼赵恒,语气平淡的说到:“现在可以滚了。”

赵恒缓缓的回过身来,怒吼一声:“说什么?!”

“我说,……可以滚了!立刻在我眼前消失,我不想再看到!”

赵恒脸色铁青的站在原地,和薛晨对视着,喘着粗气,片刻后,抓起剩下的那些筹码就要离开,但走出两步后又站住了,有些不自然的看向陪同的凌小姐。

凌美月柔声道:“赵先生,先回去吧,我就不用陪着了,我自己再玩一会儿。”

赵恒哪里还有脸就在这里,听到凌美月这么说了,最后怨怼的看了薛晨一眼,狼狈的大步离去。

“呼,终于清净了。”薛晨也讲面前的筹码也收拾了一下,因为数量太多,不得不装在了一个专门用来摆放筹码的容器中,站起了身,从这张赌桌上直接走开。

“哎,这小子怎么走了,嗨,我还想借借他身上的运气,跟着他压几把呢。”一个玩家郁闷的摇了摇头。

而同一时刻,与赌博大厅相连的另一个密闭的房间内,有着七八个人站在一面布满了监视器屏幕的墙体前,正在仔细的看着每一个屏幕。

这些屏幕三百六十度,毫无死角的将整个赌场大厅给监控了起来,每一个在大厅里的人的任何小动作,甚至是面部表情都看的清清楚楚,这些人就是监控是否有人出老千作弊!

尤其是当某一张赌桌的某一位玩家大笔的赢下筹码时,就会被格外的关注。

而薛晨刚刚在大转盘上快速的赢走了六十多万的筹码,立刻就引起了关注,其中一个摄像头当即开始追踪薛晨的身影,注意薛晨的动向。

一个留着络腮胡子,眼中满是凶光的男人透过屏幕看着薛晨,喃喃道:“是运气好吗?”

离开了大转盘赌桌后,薛晨端着一摞子的筹码在附近转悠了一圈,很快就找到了正背对着他在一张百家乐赌桌上玩的高德伟。

他走过去,在侧后方打了声招呼:“高哥。”

高德伟头也不回的说到:“哦,薛老弟,过来了,怎么?筹码玩没了,正好,我手气也不太好,筹码没有几个了,等下我们再去兑换一些。”

“哦,高哥,筹码要没了吗?没关系,我这里还有很多,拿去玩。”薛晨把自己手里的托盘递到了前面,放在了高德伟面前的赌桌上。句子控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