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不用登录不用会员的软件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金枪鱼隶属陈朝元老,分管集团娱乐板块。此人性格保守,谨小慎微,虽然没达到银狐那种奸诈的层次,但也不差。

   事实上,陈朝集团的元老层,没一个是俗人。

   古人言,老而不死是为贼。

   这些陈朝元老当年毕竟是随陈余生轰下江都的铁血人物,没有一点底蕴和人格魅力,也不至于坐到如今的位置。

   陈青帝之所以将目标瞄准金枪鱼,主要还是他分管的业务。

   金枪鱼是娱乐版块的大佬,权势很大,几乎一人之言就是整个部门的皇令,无人敢违背他的意思。陈青帝往后激进改革的目标也在这一块,所以两者权位在未来会正面遭遇。

   陈青帝若想执掌娱乐版块,必须清空这一颗棋子。

   当然更为关键的是,娱乐版块鱼龙混杂,极易滋生肮脏和腐朽的成分土壤,最直接也最容易接触的便是皮肉交易。

   时下很多年轻女性,为寻得上位资格,期冀未来成为万众瞩目的大明星,会另取捷径,以美貌兑换条件,娱乐圈共称为潜规则。

   久而久之,潜规则逐步演变,演变成高等规格的****之地。

   江都传言,金枪鱼分管的娱乐产业私下其实在为很多大富大贵之人提供貌美女性,从而拓宽公司发展中涉及到的各种利益渠道。

   海边漫步的素颜女神牵动你心

   按照利益方面概论,这么做无可厚非,毕竟公司以利为重,钱,永远摆在至关重要的第一位置。

   但很多年前陈余生定下规矩,陈朝集团不准以黄

  赌

  毒为赚钱捷径,一经发现,上至部门主管下至分区经理,全部滚蛋。

   金枪鱼分管的娱乐产业,按照江都传言,其实早已跨过陈余生定下的底线,牵涉到黄,也就是性

  交易。

   陈青帝这次分派罗成去盯金枪鱼未来两个月的活动迹象,就是要彻查一番,这一块到底有没有问题。毕竟传言为虚,还是要切身实地的拿到第一手证据。

   这样未来对簿公堂,也能抓人把柄,一次性撬动对方根基,全盘击溃。

   “这个圈子太乱,能查个底,也算放心。”陈青帝轻抿一口浓茶,提神片刻,起身离开。

   再过几天紫荆花大学即将开学,从去年终到今年初,陈青帝一直没时间联系郁兰亭。今早忙完各项大小事宜。

   陈青帝指令荆戈送自己前往郁兰亭所居住的小区。

   数日前才阔别苏惊柔,陈青帝的情绪已经受到一定的影响,毕竟世间最伤是别离。如今再见郁兰亭,一方面心理没准备好,再则就是怕重复遇到伤感的离别场面。

   可若是不见,她应该会更难过吧?

   “哎。”陈青帝叹一口气,于小区门口独自下车,而后踱步离开。原本想着就近购置一些高档礼物给任姨补补身子,这才走几步,他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那道身影明显是刚刚起床,一脸的倦容和疲态,长发胡乱缠绕,套一身冬天睡衣,绿色不用登录不用会员的软件踩着拖鞋就跑出来购买生活用品。

   虽然眼角的倦容难以掩饰,但清纯又不失静美的相貌,总能吸引路人关注。陈青帝无声接近,靠后站立。

   “阿姨,给钱。”郁兰亭伸手递过现金,抱起酱油,刚转身,两眼一黑,貌似撞到了什么东西,踉踉跄跄后退几步,意识到撞到人了。

   “不好意思啊,我不是故意的啊。”郁兰亭揉揉晕乎乎的小脑袋,连声道歉。

   陈青帝怪笑,“不是故意的,难道是有意的?”

   “咦?”郁兰亭惊咦一声,蓦然抬头,明明满心欢喜,却在下一刻故意小嘴撅起,撇过头,“哼哼,我已经道过歉了。”

   “妈妈说外面坏人多,我要回家。”郁兰亭嘟嘟囔囔两句,踢着拖鞋,故意丢下陈青帝,末了还心不甘情不愿的转头瞪视陈青帝两眼,“我不认识!”

   陈青帝,“……”

   “喂。”陈青帝无语抬头看青天,这又是闹哪样?再转头远望,郁兰亭真的丢下自己,一路小跑,迅速消失。

   陈青帝愣了愣,张嘴道,“我的姑奶奶,我哪里得罪了?”

   “哒哒哒。”拖鞋踢踏地面的声音越来越重,而后越来越远。陈青帝伫立原地,沉默许久,这才信步追去。

   轰。

   郁兰亭回家后,顺手一推重重关门,满脸别扭和不乐意。

   “在做什么?”任姨正在洗菜,一见自己女儿不正常的表情和动作,疑惑询问。

   “外面有大灰狼,追着我跑,吓坏我了。”郁兰亭哼哼唧唧两声,踢开拖鞋,刚准备走向厨房,忽然想起什么,猛然后靠,重重的抵住门。

   铛铛铛。

   陈青帝先按铃,再敲门,重复数下,无风无浪。

   “谁在外面?”任姨上前两步,直视郁兰亭。

   郁兰亭撅嘴,闷声闷气道,“大灰狼。”

   “这孩子,小区哪来的大灰狼?”任姨笑骂两声,忽然想起什么,“是不是青帝来了?”

   “不是。”

   “开门。”

   “偏偏不开。”郁兰亭脖子一横,心头还生着气,跟任姨犟了几句嘴,随后只能放弃。不过开门的是任姨,她则不情不愿的走向卧室。

   “阿姨,我,我。”陈青帝满头大汗的伸头看了眼卧室深处的郁兰亭,一脸尴尬,“兰亭是不是生气了?”

   “生什么气?挺好的。”任姨挤眉弄眼道。

   “谁说我没有生气?气大着勒。”郁兰亭嘟嘟囔囔的声音又传来。

   陈青帝无奈了,语气松软道,“阿姨,我看兰亭火气正大着,改天再来吧,我先走了。”

   “不准走。”

   “铛。”

   郁兰亭刚唤了一声,房门哐当合上,再抬头,不见陈青帝身影。这下子轮到郁兰亭慌了,急匆匆跑出来,四下张望,“他人了?”

   “不欢迎人家,还不得先走?”任姨耸耸肩,径直走进厨房,不理不睬。

   “我没有不欢迎他,就是气他玩玩,谁让他这么久才来见我。”郁兰亭慌里慌张的换鞋换衣,随即雷厉风行的拉开房门,正要下搂去追,才过门,两眼一黑,又撞得个踉踉跄跄后退几步。

   “刚才不是故意的,现在总是故意撞我了吧?”陈青帝站在门外,一把搂住郁兰亭,嬉皮笑脸道。

   郁兰亭,“……”